生态中国网 >  中医文化 >  正文

中医古籍书名的文化内涵,古圣先贤穷其一生的经验总结

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 张智敏 时间:2019/9/8 0:08:27

字号

  中医古籍是众多先贤穷其一生的经验总结,他们希望在有限的印刷空间里,留给后人最大量的信息,总是言简意赅,尤其在书名的选择上,更是殚精竭虑。我们后人读古籍,领会文意的同时,不能忽视言外之意。现举几个书名,与大家同享其深厚的传统文化背景。

  《儒门事亲》,张从正撰,十五卷,成书于1228年。书中前三卷为张从正亲撰。其余各卷由张氏口述,经麻知几、常仲明记录整理而完书。其曰《儒门事亲》者,以为唯儒者能明其理,而事亲者当知医也。此时的儒理已深入医学,儒医业已形成。

  《格致余论》,元朝朱震亨撰于1374年。朱氏精研医理取“格物致知”之意为本书命名。语出《礼记·大学》:“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,致知在格物。”格物致知是儒家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哲学概念。北宋朱熹认为,“致知在格物者,言欲尽吾之知,在即物而穷其理也。”这是朱子对“格物致知”最概括、精确的表述。推极吾之知识,欲其所知无不尽也。穷至事物之理,欲其极处无不到也。

  《金匮钩玄》,元朝朱震亨撰,明代戴元礼校补。因避康熙讳,将“钩玄”改为“钩元”。所谓“钩玄“,指探求精深的道理。唐·韩愈《进学解》有云:“记事者必提其要,纂言者必钩其玄。”简言之,提要就是挈其纲领,钩玄就是取其精华。

  《标幽赋》,针灸歌赋名,全名《针经标幽赋》。金元间窦汉卿撰,包括经络、气血、刺法、配穴等。是一篇影响较大的针灸歌赋,为《针灸大成》等书所收载,并有多种注释。标幽,是把幽微、深奥的针灸原理标而明之的意思,即用浅近易诵的语句表述《针经》中较为深奥的内容。

  《邯郸遗稿》,赵献可晚年所作,书名典于《史记》扁鹊“过邯郸,闻贵妇人,即为带下医。”取此名有两层含义,其一谓书乃妇科专著。其二谓作者愿效扁鹊,为“带下医”。

  《推篷寤语》,明李豫亨撰。自序谓舟之亡所见者,篷蔽之;人之懵所知者,寐障之。舟匪篷,则丹崖碧流在望矣;人匪寐,则开户发牖昭如矣。非心目不及也,物翳之也。物翳去,则心光目色朗然畅矣。此书欲启昔之寐,为今之觉,故曰《推篷寤语》。

  《银海精微》出现于明代,是驰名中外的眼科著作。作者不明,后世托称唐代孙思邈撰。道家以目为银海,书中论五轮八廓及各种眼病的证治,并附多种眼病图。《银海精微》寓本书乃富含眼科理法方药微妙精华之意。

  《审视瑶函》又名《眼科大全》,是明代著名眼科医家傅仁宇纂辑的专著。书名《审视瑶函》,没有直言眼科,有些别开生面,带给人们很多想像空间。“审视”两字应该说与眼科较为贴近,通常泛指用一种特别专注的眼光来观察和审阅事物,并不一定专门限定于医学。就此书而言,用此两字作为书名,作者明显借用其狭义概念,专指目疾诊治需要“审轮定廓,察色观形”的过程,这就离不开用眼来观看和辨别,由此自然会联想到眼的功能,并进一步涉及眼目患病及治疗等问题,故“审视”这两个字最终所暗寓的含义是指眼科;瑶函,本义指瞳仁犹如一函清澈的神水,引申为银海秘籍之书。二者合起来,指此书是一部珍贵的眼科著作。书名没有使用“眼科”、“银海”等常用的专科语言,表达得比较委婉、含蓄,很动了一番心思。

  《重楼玉钥》是我国古代重要的喉科专著。作者郑宏纲,为“西园喉科”世家创始人郑于丰之子,是公认的清代喉科名家。《重楼玉钥》是郑宏纲根据江西黄明生授徒秘本,参以自己临床经验增订而成。道家称咽喉为“重楼”,“玉钥”喻为“入门”的工具。该书上卷论述喉症病因证治17则,又列36种喉风(将咽喉、口齿、唇舌诸症均以“风”为名),治方则以紫地汤化裁。

  《兰台轨范》,徐灵胎著,综合性医书。谓时医不考病源,不辨病名,不知经方,不明法度也,故作《兰台轨范》八卷。汉代宫内藏书之处,以御史中丞掌之,后世因称御史台为“兰台”。东汉时班固曾为“兰台令史”,受诏撰史,故后世亦称史官为兰台。又唐中宗曾改“秘书省”为兰台。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,现在,“兰台”一词已成为用来泛指档案保管机构和档案工作的代名词,档案工作者也就被称为“兰台人”。

  《理瀹骈文》是清代医家吴师机所著,原名叫《外治医说》,刊于1870年。作者因取“医者理也,药者瀹也”之意,瀹乃疏通之意。又因正文是用“骈体文”写成的,故刊成后,改名为《理瀹骈文》。

  《医法圆通》为清代名医郑寿全所著,四卷。以讨论杂病和常见病症为题目,辨明内外虚实,经方时方之要,再结合时弊详加论说,颇切临床实用。“圆通”一词为佛教术语,意思是不偏不倚,无阻无碍。郑氏意欲示人以圆机活法,故只以医论为主却不载方剂,取古人师其法而不泥其方之意。